王鹏雁:援藏干部的使命与责任
2016年03月16日 11:06:18      来源:班戈县网信办    
0

本网消息 “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我们的妈妈叫中国”,这首歌,不仅西藏干部、藏族群众爱唱。内地援藏干部也爱唱。

王鹏雁是中石化第七批援藏干部,他从山东来到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担任县委副书记,也在用自己的真情谱写着一曲“藏汉一家亲”的动人乐章。

2014年9月,他出席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暨国务院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殊荣。

“来西藏,只想为藏族群众做点事”

2013年8月15日,中石化十建公司副总工程师王鹏雁,从山东来到平均海拔4750米的那曲班戈县,开始为期三年的援藏工作。

王鹏雁告诉本刊记者:“中石化有50多人报名竞争第七批援藏、第二批援青岗位,我被选中很不容易。来西藏,只想为藏族群众多做点事。”

班戈县地处藏北西部,气候环境恶劣,自然灾害频繁。发展班戈,首先需要了解班戈。可是,王鹏雁想要了解的地方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总面积3万多平方公里,与海南省陆地面积相当。在这里,下乡即意味着对生命的挑战。

在西藏,尤其是在藏北,很可能三天也出不了一个乡或是一个村,那些路途遥远的乡村,许多地方本没有路,车走多了,地上便形成了不是路的路。

在下乡的路上,王鹏雁饿了就啃自带的干粮,渴了就喝矿泉水,呼吸特别困难时九吸一会儿氧气。

在海拔5000米左右 的乡下检查施工,最大的困难莫过于失眠,因为这里的氧气浓度不及平原一半,夜里常会被憋醒,犹如上了“绞刑架”。无法入睡的结果是第二天头疼欲裂,嘴唇也变成了乌紫色。

有好几次,同事们见王鹏雁嘴唇乌紫,都劝他休息休息再下乡,可他总是笑着呵呵地说“没事、没事”。没过两天依旧区下乡。

王鹏雁赴任三个月,以坚韧的毅力克服内地从未有过的困难,很快走遍班戈县10个乡镇,全面摸清了班戈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

今年46岁的他,在班戈县分管党建、组织和受援工作。他进藏时,中石化小学二期、北拉小康示范新村等项目工程正在建设。王鹏雁,这位教授级高工,以良好的职业素养和不辱使命的强烈责任感,坚持深入环境艰苦、高寒缺氧的施工现场,确保了每项援藏工程在当地一年仅有三四个月有效施工期的短暂时间里,高质量地完成施工任务。

2014年,王鹏雁深入各乡镇、村庄甚至自然村,多方面了解民情,还完成了2015年的对口援藏立项规划,并结合中央关于央企要加大产业援藏的要求,形成了卓玛泉水源头向班戈县青龙乡六村倾斜的方案。

为使每笔援藏资金都能达到效益的最大化,王鹏雁像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一刻也不停歇。

——为方便牧民群众办事,他多方协调,为北拉镇修建了便民服务大厅。

——为把“输血”变成“造血”,他帮助建成了“班戈县高海拔生态农业示范基地”,并成功种植出草莓、西瓜、西葫芦等经济作物以及各类蔬菜,不仅为普保镇6村扶了贫,而且结束了当地产不了蔬菜的历史。

——为帮助基层干部开阔视野、更新观念、他带领32名乡村干部,赴山东进行为期15天的考察培训。

——为有有限的援藏资金既用于改善民生、惠及民生,又能结合当地优势资源,发展经济,王鹏雁与援藏干部、副县长王飞一起,先后促成区内外7家企业与班戈县合作,范围涉及光伏发电、水资源、旅游、畜产品、新型材料研发、非金属矿等多个产业合作项目。、

“为民族团结做点事,是我的光荣”

王鹏雁对本报记者说:“少年强,中国强”,教育是发展之基,我们要让每个孩子都能够快乐成长、快乐上学。

来到藏北高原工作后不久,王鹏雁发现班戈县孤儿仁青多吉缺少亲情关爱,每年便拿出2400元来资助这名七八岁孤儿,为他购买生活、学习必需品,并带他出外游玩,让他感受家人般的温暖。

那曲地区儿童福利院教师德庆告诉本报记者:“为了使仁青多吉有个学习伙伴,王书记还一同资助了仁青多吉的好朋友、同年级的那曲孤儿边桑次仁。每次出差来那曲,王书记都要带着玩具和学习用品来看望他们俩,比亲阿爸还亲!”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中石化员工爱心凝聚起来,力量就会变大”。王鹏雁由个人帮助孤儿,想到了由其所在的十建公司也来参与“一对一助学”,以扩大救助范围。

他的想法提出来后,得到单位的大力支持。班戈县义务教育阶段“一对一助学”工程启动仅一天半时间,第一批确定的41名资助对象,就被单位同事全部“认领”完毕。不久,第二批40名贫困学生也被单位同事“认领”。班戈县被捐助的81名贫困学生中,孤儿占了一半。

在王鹏雁主导下,班戈县编写完成《义务教育一对一贫困助学管理办法》,使“一对一助学”工程成为一项常态化的公益事业,以帮助更多的贫困生。

与此同时,他帮助修订《中石化助学资金管理办法》,使每年用于当地大学生的助学资金得到高效、公平、合理的使用。

在帮助藏族孩子的同事,王鹏雁还竭尽所能地帮助每一位藏族群众,使他们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

不久前,尼玛乡吾前村牧民赤占,将一面绣有“急公好义、扶危助困”的锦旗,送到王鹏雁办公室,以感谢援藏干部帮助他妹妹达桑治好了病。

达桑从小患有心脏病,生活困难。王鹏雁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便与在北京工作的中石化第五批援藏干部陈志清联系,为她治病。

去年5月,王鹏雁陪同达桑前往北京治病,北京安贞医院为她做了手术,达桑安全返回西藏。眼下,术后的达桑挥动羊鞭,已能在辽阔的大草原上放牧了。

刚帮助达桑治好了病回到藏北草原,王鹏雁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新吉乡四村斯求卓玛家,为这位中石化援藏干部的“亲戚”送去自己掏钱买的彩色电视机,并让县广电中心技术人员为她家安装收看电视的卫星接收器。

半年前,王鹏雁带着1200元慰问金到卓玛家慰问时,发现“村村通”工程还没有惠及到她家,便萌生了这位“亲戚”买电视、安装卫星接收器的心愿。

说起这位“亲戚”,还有一段感人的故事。12年前,中石化首批援藏干部李一超援藏时,发现斯求卓玛的脖子下长了个大肿瘤,无法劳动,靠吃国家低保和女儿相依为命。李一超便坚持8年资助这一对母女。

2010年初,李一超和第五批援藏干部,以及众多爱心人士一起,将卓玛接到北京,成功为她切除了在脖子下悬挂了28年、重达5公斤的巨大肿瘤,并帮助她走上了富裕之路。卓玛一家也因此成了中石化援藏干部的“亲戚”,委帮助这位“亲戚”,一届届中石化援藏干部开始了爱心接力。

谈及自己亲力亲为的这些事情,憨厚、质朴的王鹏雁搓着双手,动情地对本刊记者说:“为民族团结做点事,是我的光荣。”

把更多的爱献给藏族群众

王鹏雁脸庞黝黑、笑容憨厚,留着半短寸发,在内地像个老农,在西藏像个藏胞。他来到班戈县援藏不到两年,先后掏出1.8万多元资助了当地贫困户、五保户和孤儿,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上所遇到的困难。

2014年7月初,王鹏雁的“结对子”帮扶对象——扎扎的妻子英球患心肺病住院,急需用钱,王鹏雁便拿出7000元钱帮助其治病,并安排她到拉萨治疗,直至病愈出院。

对藏族群众,王鹏雁就像是亲人,而面对远在山东的家人,他却显得有点“吝啬”。

2014年盛夏,王鹏雁妻子吴翠林带着刚刚结束高考的儿子来藏探亲,正赶上王鹏雁工作十分繁忙,儿子有严重的高原反应,他也没能多陪陪。几天后,心存愧疚的王鹏雁实在是分身乏术,只好对妻子说:“你和儿子回家吧。”

他把母子俩送到拉萨火车站,转过身,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儿子要赴美留学,他因工作忙无法脱身,也没能为儿子送行。

当记者问及他这样做,家人是否理解时,王鹏雁笑笑说:“我父亲早年是青岛木器一厂的木工,而家在莱阳。直到我小学五年级时,父亲才从青岛调回莱阳,一家得以团聚,到了我这一代,十建公司施工到处走,我也是常常不在家,分分合合是常态,家人已经习惯了。”

“去年我儿子参加高考,每个周末都要从山东到北京学习英语,接送儿子和网上订票,所有事情都落在了我妻子身上,她从不向我说困难,是怕我分心。”王鹏雁愧疚地回忆,“就连儿子在年初被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爱荷华大学等7所高校录取,最后选择去密歇根州立大学读书,也都是儿子自己决定,并通过书信来往来办成的。”

长期以来,王鹏雁妻子吴翠林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支撑着家庭。因为心疼丈夫家里有什么事,她尽量自己消化,不让丈夫操心。她说:“他的事情很多,回来醉氧,去了缺氧,拿家事烦他,对他身体不好。”

决定援藏时,王鹏雁忐忑不安地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妻子听,同在一个单位的她很支持丈夫的选择:“援藏不是你去,就是他去,总是需要人去的。人到中年,家家都有困难,我们的儿子大了,老人也有我照顾,你身体好,就放心去吧。”

“王鹏雁在各项工作中都表现了援藏干部的高尚情怀。”班戈县常委、组织部部长索朗措珍对本刊记者说。

自古忠孝两难全。王鹏雁说:“其实,许多援藏干部对自己的家庭,内心深处都有或多或少的内疚与遗憾。但是既然来了,我们就好对得起自己肩上的责任。”

责任编辑:高莉

备案号:藏ICP备14000091号 版权所有:那曲市班戈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5424280001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