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迁徙之旅:他们每年随黑颈鹤一起迁徙
2017年04月26日 11:18:34      来源:西藏商报    
0

十问黑颈鹤

问:在西藏,以保护黑颈鹤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区有哪些?

答:有两个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色林措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雅江中游河谷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问:黑颈鹤在西藏的迁徙路线是什么?

答:在西藏的两个保护区之间有一条固定的黑颈鹤迁徙路线,每年黑颈鹤会在3月中旬从越冬地雅江中游河谷及其支流拉萨河、年楚河流域的“一江两河”地区,飞去羌塘北部草原繁育后代;又会于11月中旬从繁殖地那曲的班戈县、申扎县、嘉黎县,阿里的日土县、普兰县,日喀则的昂仁县,拉萨的当雄县返回到越冬地。对于雅江中游河谷来说,它是冬候鸟;对于羌塘北部草原来说,它是夏候鸟。

问:繁殖期黑颈鹤的巢址特征是什么?觅食地如何选择?

答:岛屿的规模及状况、安全和筑巢需求以及巢的位置是黑颈鹤巢址的主要特征。黑颈鹤对不同觅食地的选择性存在差异:浅水泥炭地的选择性最高,其次是青藏苔草草甸、杂草盐生草甸,对牧地的选择性最低。

问:黑颈鹤的种群数量变化及分布?

答:目前,全世界黑颈鹤数量在10000-11000只左右,其中大部分在西藏,约为7000-8000只。

问:黑颈鹤为何会发出不同的声音?

答:黑颈鹤是一种注重仪式的鸟,每天都会对天齐鸣好几次,往往雄鹤的动作幅度更大,颈部后仰,鸟喙直指向天,发单音节的长音,雌鸟的鸟喙则斜向上,发出连续的双音节短音。不同情况下,它们发出的叫声都是不一样的。

问:黑颈鹤有没有领地意识?

答:有,在繁殖期,尤其对同类的警惕性更高。在领地被侵犯时,黑颈鹤会用嘴去啄,或者用叫声驱赶对方。

问:黑颈鹤从林周到申扎,一般要飞多久?在迁徙期间,会不会在途中休息?

答:一天也就200-400多公里(直线),需飞行3-5天。必须有中间停歇点,并且都很固定。目的是为了摄取食物,补充能量。

问:黑颈鹤喜欢吃什么?

答:黑颈鹤是杂食性动物,越冬期间一般吃素,繁殖期间则开荤,补充能量。

问:黑颈鹤一次产几枚蛋?

答:一般产蛋1-2枚,最多的时候3枚,但这种情况很少。

问:黑颈鹤行为活动时间是如何分配的?

答:具有一定的节律性。各种行为所占时间百分比大小依次为:取食43.69%,警戒21.78%,保养21.69%,运动7.57%,杂项3.18%,繁殖2.09%;各种行为活动的时间分配在雌雄个体间具有一定的差异。雄鹤的警戒和运动行为比雌鹤高,且警戒行为具有极显著差异。


追寻数日,当我们了解黑颈鹤后想要说这些……

听说过黑颈鹤,却只知道它是唯一的高原鹤?

喜欢黑颈鹤,只是因为它颜值高?

别人问起来,黑颈鹤为会不会打架,只能哑口无言?

拉萨的黑颈鹤飞去了哪里?你只能说是那曲?

去看黑颈鹤,除了拍照还有什么可以看?

黑颈鹤身上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你所知道的不过是皮毛。不信?一起来听听看……

在11年前的考察中,李建川发现了黑颈鹤的巢和蛋。

“爱上黑颈鹤”报道组来到第三站——班戈县查巧村,这里有一块不大的湿地,是自治区高原生物研究所黑颈鹤研究专家李建川老师推荐的,因为11年前,他曾在这里与6对黑颈鹤共度了半年。这一路,他通过微信耐心解答我们在途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在查巧,我们带着他的回忆寻找、验证,最终找到了一对成鹤的巢。

有首歌唱道:“四季轮回爱上漂泊,天空广阔从不寂寞,只为远方自由湛蓝的王国,勇敢的候鸟不停飞,跨过千山和万水,不畏寒冷遥远的追,相信有天总会停靠温暖的怀抱……”如果说黑颈鹤是这样的候鸟,和李建川一样的黑颈鹤研究专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们年复一年与黑颈鹤一起“迁徙”。

夫妻鹤每年都到这繁殖

11年前在班戈县查巧村考察过的专家李建川告诉我们:“一般黑颈鹤的繁殖地是很固定的,所以肯定会在同一时间回到同一个地点。11年前我们在这里看到过6对黑颈鹤。”这是我们来查巧村的原因。

虽说查巧村不大,可找起来还是很困难,因为附近的牧民住得都很分散。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叫旦增仁增的小伙子拿出手机给我们看,“这是我前几天拍的黑颈鹤,可以告诉你们地方。”旦增仁增说的地方车子绕了很久才到,这里只住了3户人家。得知我们到访缘由后,一位叫洛西的老人带着我们走向湿地,然后指向不远处说:“就在那里。”随着老人所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两只正在觅食的黑颈鹤。根据老人说,这两只黑颈鹤每年都会回到这里。

在我们试图靠近的时候,被两只黑颈鹤发现了,但它们并没有飞走,而是一直在跟我们兜圈子。通过微信,李建川告诉我们:“这是一对夫妻鹤,从它们的行为来看,巢应该就在附近。”也许它们是怕巢被发现,所以在用这种方式迷惑我们吧。很快,我们真的找到了一个去年的旧巢,将照片发给李建川后,他说:“是黑颈鹤的巢。看来这是一对很有经验的夫妻鹤,可以推断它们会很快产蛋并进入孵化期,5月底6月初幼鸟就会出生。”

黑颈鹤筑巢取决于环境

特殊的地理环境,让西藏在研究黑颈鹤方面更有优势,在李建川和他同事之前,从顾滨源到仓决卓玛,西藏已经有两代科学家在黑颈鹤研究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研究黑颈鹤的年轻一代,李建川入行也已13年了,每年他都会到藏北湿地做研究。

2006年,人类第一次系统地在藏北湿地对黑颈鹤繁殖进行生态研究,25岁的李建川和同学邝粉良来到了距离班戈县城20多公里的查巧村。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当年在他们步行范围内有6对黑颈鹤繁殖。那次,他们在查巧蹲守了半年,半年刚好是黑颈鹤的一个繁殖周期,研究就会更科学,更符合黑颈鹤的繁殖规律。在这里,他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内容——通过望远镜观察黑颈鹤一天在干什么;时间怎么分配的;怎么换班孵蛋;吃什么;繁殖期的行为与越冬的差别在哪等等。

为了让我们更加直观地了解,李建川找出了11年前考察时拍的照片。其中一张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照片上是几根乱草,一片白色羽毛,还有一只牧满是雀斑的蛋。“这就是黑颈鹤的巢和产的蛋。”李建川说。

看起来如此“随性”,居然是黑颈鹤的巢。“巢的精致程度与周围环境有很大关系,这是个最简易的巢,因为动物都有一个本能——尽量减少自身的消耗,因为在繁殖的时候要消耗很多能量。”李建川一边介绍一边又打开另一张图,“你再看这个巢,是不是很精致?”从照片上可以看到,这个巢筑在一片小岛上,分明是“海景房”。“黑颈鹤的巢分为水上巢和岛上巢,所以还有一种是它们选择水草较多的一片水域,叼起水草筑巢。”李建川说。

收获科学资料 经历难忘故事

半年里,李建川和同伴不仅获得了有很高价值的科学资料,也经历了很多难忘的故事。“那个时候没修当雄到班戈的路,雨季时大家都是找路前进,陷车是常有的事,所以后来干脆步行。”说起那时的故事,总有苦尽甘来的幸福。

有一回陷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们只能徒步走10多公里去求助。“还算运气好,碰到了一群剪羊毛的牧民,最后在他们的帮助下,车子顺利从沼泽中拉出来了。”李建川还提到了一个叫旺杰的孩子,枯燥的野外生活中,这个11岁小孩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欢乐。有时候小旺杰也会帮他们引路。“现在都长成大人了,应该都成家了吧。”提起小旺杰,李建川脸上满是笑容。

带着李建川的回忆,我们来到查巧村四处打听,可没人记得11年前这里来过一位专门看黑颈鹤的孩子。时间总是这样磨去记忆里的一些故事,可总还有人一直念念不忘,想必,小旺杰也一直记得李建川。


责任编辑:谢瑞娥

备案号:藏ICP备14000091号 版权所有:那曲市班戈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5424280001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