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6岁到78岁,听洛西老人恒久的守候:每年,我都在等拉萨的“亲戚”
2017年04月26日 11:29:17      来源:西藏商报    
0

黑颈鹤筑巢环境  ”豪宅“所在地.JPG

时间,对于迁徙中的黑颈鹤而言,意味着是否能最先占领繁殖期的“绝佳位置”。对于“爱上黑颈鹤”报道组而言,几天过去,我们又要转战下一个迁徙地。这次,我们来到了黑颈鹤迁徙之旅的第三个中途休息点——班戈县查巧湿地。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将家安在查巧湿地边上的三户人家,和一位用时间与生命守护黑颈鹤的老人洛西。每年春夏之交,黑颈鹤飞抵查巧湿地,也开始了黑颈鹤与三家人之间的故事……

每年春夏之交 这对“亲戚”都要回来

res01_attpic_brief.jpg

4月19日,叫查查和巧巧的两只黑颈鹤从林周县南部的彭波河谷,长途飞行来到班戈县查巧湿地。19日清晨,78岁的洛西像往常一样半倚着自家院墙,朝湿地方向望去。“都到藏历二月底了,这些小家伙也该回来看看我了!”洛西在心里嘀咕着。“咕咕、咕咕……”两声清脆的鹤鸣打破了整个湿地的宁静,查查和巧巧的到来让洛西老人惊喜万分。

查巧湿地旁住着三户人家,黑颈鹤对于他们而言就像“亲戚”一样,每年春末都会来住上一段时间。“黑颈鹤很守信,只要它当年在这里没有受到骚扰,那么第二年它还会回来筑巢、繁殖后代。”洛西的儿子仁增多吉说。湿地边的三户人家,老老少少加起来有21口人,他们喜欢黑颈鹤还来不及呢,根本不会骚扰它们,所以这对黑颈鹤每年都会来。

说话间,洛西老人4岁的小孙子阿旺伦珠跑过来,轻轻在爷爷嘴上“啄”了一下,又笑着挣开爷爷的怀抱往湿地的方向跑去。“别跑到湿地里去,别打扰冲冲(藏语黑颈鹤)!”爷爷略带责备的声音,让小伦珠收住了脚步。在三户人家中,保护黑颈鹤、不打扰黑颈鹤是从小时候就要学会的事情。

他们会保护我们的 将巢筑在这里很安全

出现在查巧湿地的两只黑颈鹤,是一对小夫妻。丈夫查查和妻子巧巧决定把旅行目的地定在查巧,再顺便生个孩子,这是它们在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事儿。查查告诉妻子:“申扎县的色林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虽然水草丰美,但是太多人选择了,会很吵,我只想和你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说着,查查亲昵地蹭了蹭巧巧的头,巧巧也扇动了翅膀,好像在回应丈夫的示爱。

这些年,查查一直选择将家安在查巧湿地。当然,它对不远处的三家邻居更是了如指掌。“洛西家今年添了个小孙女,听说取名叫卓玛。咱们查巧湿地又添了位小仙女呢!”今年,对于巧巧来说是重要的一年,因为它就要升级做妈妈了。查查看出了巧巧的担忧,“放心吧!这三户人家不会伤害我们,而且会保护我们,将巢筑在湿地里的话,你和孩子一定会非常安全的。”听到丈夫这么说,巧巧安心了许多。

查巧湿地虽然面积小,但查查和巧巧并不寂寞,因为这两天湿地陆续迎来了一些新邻居,有斑头雁、赤麻鸭等。对于黑颈鹤而言,它们都是一些体型娇小、可爱的小朋友。“放心吧,我不会和你们抢吃的,你们尽情吃喝吧!”查查表现出了黑颈鹤惯有的优雅气质。

洛西老人:希望每年都能看到黑颈鹤

16岁时,洛西老人第一次见到了黑颈鹤,他当时已经会吟唱那首古老的民谣:“冲冲嘎姆,呷卓加秀……”每当唱起这支歌谣,哪怕黑颈鹤离得再远,也会应和着歌声翩然起舞。从此,人与黑颈鹤的情缘已经深种。从16岁到78岁,黑颈鹤已经成了洛西老人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老人伸手一指:“在山那边有一片湖,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去湖边放牧,一群黑颈鹤就盘旋在湖面上……”从洛西老人的眼神中,我们仿佛读懂了那种人与黑颈鹤之间深深的羁绊。

洛西老人与我们开玩笑说:“这两只黑颈鹤非常奇怪,不管飞走时是三只或者是四只,回来时都只有它们两只。我也非常纳闷,那些出生的小黑颈鹤呢?也不带回来看看爷爷。”说着,洛西老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尽管如此,闲聊时,洛西老人最常说的还是那句“我希望每年都能看到黑颈鹤,我就在这里等着它们呢”。在洛西老人的记忆里,上世纪90年代,黑颈鹤的数量非常少,现在好多了。

迎接一波接一波迁徙的黑颈鹤,看着黑颈鹤谈恋爱、生孩子,再看着雄鹤和雌鹤交替着孵化雏鸟,洛西老人经历着新生的喜悦。“这些过程我都见过,我还在湿地里见过它们的巢,就是从水中捞起一些水草,再用嘴打理好,就成了一个家。”当我们问洛西老人:有一天,黑颈鹤如果不来查巧湿地了,怎么办?“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绝对不会。”洛西老人坚定地告诉我们。

长风万里归有期

春天,拉萨河谷平原转暖,越冬的黑颈鹤开始陆续飞往遥远的北方。告别拉萨这块美丽的土地,告别冬天温暖的家,告别给它们喂食青稞的善良的人们,飞越万水千山,迁徙到到藏北草原另一个同样美丽的家园。

从林周虎头山水库到当雄阿热湿地,从班戈县查巧村到色林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1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中,黑颈鹤飞越的每一片天空每一方热土都大美纯净,它们停留的每一处草地滩涂都有人们坚强的守护,它们每扇动一次翅膀的后面,都有我们记者关切的目光。

都说,长亭折柳终有一别。但这一次,我们将护送它们回到藏北的家,回到它们出生的地方,回到它们带领孩子走向成长的地方。然后记录下它们艰难地飞越、优雅地觅食、甜蜜地交颈、幸福地孵卵。

山河故人,情怀依旧。

班戈县查巧湿地,这是我们护送黑颈鹤到达的第三站。78岁的洛西又一次抬头看到了老朋友们,从16岁到78岁,年年看着黑颈鹤的归来离去,他的生活已经和这些生灵联系在了一起。而洛西刚刚出生的小孙女,从此以后她的生命的底纹里也必然会印上黑颈鹤翅膀飞过的线影。在她成长的过程中还会像她的祖辈那样唱起这样的歌谣吗?

拉萨飞来的冲冲

请到查巧来做客

这里的湖水最甜

这里的人参果最多

这里的六弦琴最动听

飞来吧飞来吧

亲爱的冲冲

展开你洁白的翅膀

轻轻飘落

鸟儿还将继续它们遥远的迁徙,我们的记者还将继续跟随鸟儿回到故乡,并且如实记录下这一过程。而远在拉萨的人们,同样等待着它们的归来。

长风万里归有期,大约在冬季。


责任编辑:谢瑞娥

备案号:藏ICP备14000091号 版权所有:那曲市班戈县人民政府 网站标识码:5424280001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